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最新二四六论坛 > 动态扭斜 >

广岛灾难之后日本黑社会的动态

归档日期:04-24       文本归类:动态扭斜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山口组和本多会是日本势均力敌的黑道组织,均想称霸广岛。山口组下属的打越会积极扩充实力,为长达6年的“广岛代理战争”做好准备。

  1963年4月,山口组与本多会两大黑帮势力之间,又展开了一场极其惨烈的杀戮战。

  在事件发生的4月至9月,仅仅半年时间,双方共有16人丧生,47人受伤。在日本的黑帮抗争史上,从没有出现过比这次更惨烈、背景更复杂的恶性事件。

  对抗的原因,是广岛的山村组与打越会的势力之争。由于敌对双方互相造谣,扰乱视听,弄得大家均疑神疑鬼,有的中反间计,有的叛变投敌,结果把事件弄得云里雾里、扑朔迷离。

  事实上,站在局外远处一看,情况十分简单,无非是山村组背后撑腰的神户本多会,和打越会背后撑腰的山口组,这两大敌对势力,在远距离控制操纵着这两个小组织互相拼杀。

  为了弄清楚事件的来龙去脉,有必要先说一说打越会和山村组这两个小黑帮组织。

  打越会的会长是打越信夫。天正9年1月5日,打越信夫出生于日本广岛,小学毕业后,应征加入陆军。1940年,参加侵华战争,两年之后因病退役,但后来又加入了在东京高田马场的所谓“大日本机械化义勇团”,在那里学会了驾驶装甲车和货车。

  战后,打越信夫返回广岛,开设了一家运输公司,同时做古玩生意。1946年开始踏入黑道,以广岛市西部的中心地区——西广岛车站的地下市场作为根据地,逐步扩展势力。这时,打越信夫结识了一个名叫冈敏夫的赌徒,并帮助冈敏夫策划、创立了一个黑道组织——冈组,之后,二人交杯结盟,成为把兄弟。

  1950年,打越信夫在广岛东猿猴桥边,单刀杀死三名持枪劫道的流氓,这使他名声大噪,令广岛黑帮谈之色变。

  同时,打越信夫又是一个颇具政治手腕的社交能手。1950年,广岛曲棍球队开始发展之时,打越信夫利用自己的财势,组织了“鲤城后援会”,慷慨捐资,因而与当时球队的红牌明星小鹤、金山、三村等人混得烂熟,并且通过他们,得以跟政坛红人、自民党的寿原正一议员,以及在运输业界极具声望的自民党人关谷胜利挂上了关系。此后,从1952年至1954年,打越信夫在黑道白道均走上坦途——在广岛市中央部建立地盘,在纸屋町经营计程车公司,后又吞并其它计程车公司,使他的公司拥有车辆的数目,迅速升至全广岛市的第三位。

  1961年11月5日,打越信夫与神户山口组高级人物安原政雄结拜为兄弟。从此,打越信夫得到强大的山口组作为自己的后盾。打越信夫率领的打越会也积极效命于山口组,九州对峙之际,打越信夫曾派遣援军前往福冈,鲜明地打着山口组属下的旗帜。

  再说山村组。山村组初创于吴市,组长名叫山村辰雄,组织骨干有佐佐木哲雄、通上实和有幸三,领导着70多名组员,当时在广岛是仅次于冈组的大组织。山村组很早就与神户本多会建立了密切的联系,本多会把山村组看成是本组织向广岛扩张的尖兵。同样,山口组也把打越会看成是自己进入广岛的先头部队。而在两个组织之间的冈组,却一直在山口组和本多会的对抗中,保持中立的地位。

  如果要说冈组与山口组有联系,那么也就只是通过打越信夫,因为冈组的创立有打越信夫的功劳,而且冈敏夫与打越信夫是兄弟关系。

  1963年4月,冈组组长冈敏夫患了高血压病和糖尿病,感到难以继续担任拥有150多名成员的冈组组长。

  山口组、本多会等黑帮势力紧紧盯住了广岛的动静。当然,身在广岛的打越信夫和山村辰雄,内心应该更为紧张。

  因为,在冈组内部一直没出现合适的组长继任人选,冈组的去向有两种可能,一是到组织以外挑选合格的能人担任组长;二是解散组织,让别的组织把冈组现在的人员如数吸纳过去。

  打越信夫非常自信,根据自己和冈敏夫的把兄弟关系,以及自己参与过冈组的创建,因而认为冈组的第二任组长必定是自己。事实上,在这以前很长时期以来,黑道上四处风传:“冈组的后任肯定是打越!”

  打越会内的弟兄们更是这样认为,甚至作好了重新编座次的准备。他们兴高采烈地对打越信夫说道:“老大,冈组的人一过来,我们就有200多兄弟了,恐怕头一件事就是要考虑再盖几栋住房啊!”

  同年5月11日,冈组解散,组员被收入山村组,受山村辰雄支配。原本只有70多名成员的山村组,跃升为一个拥有220名组员的庞大组织。

  与其形成强烈对照的是打越信夫,他简直蔫掉了!事已至此,神户的山口组也没法可想,于是让安原政雄致电打越信夫,要他承认现实,振作起来,脚踏实地地发展组织,在力量对比悬殊的情况下,不要轻易与山村组发生磨擦。

  但是,真的就这样算了吗?黑道上到处都说冈组将由自己接管,现在居然落到了死对头山村辰雄的手里,这怎能不让他感到面子无光?丢脸这种事,在黑道中人看来是极大的耻辱,这一点,不曾在黑道上混过的人是无法明白的。打越信夫遭到了沉重的打击。

  而得胜的山村辰雄,这时竟在到处放风,说:“打越还想当冈组的老大,真是做梦!现在呀,他想拜我做把兄弟我都不干,他现在只能当我的部下,如果他很想跟我干的话!”这话传到打越信夫耳朵里,就像用刀在扎他的心。

  “***的!你别得意,咱走着瞧!”打越信夫愤愤地骂道,似乎到了非一决雌雄不可的地步。

  打越信夫拥有80多名组员,但在目前的山村组面前,他感到很大的压力。但打越信夫手中握着一张王牌,那便是神户的山口组,有山口组作后盾,他明白没有必要对山村组低声下气。

  同年6月27日,山村组的冈野光三郎、原田昭三、美能幸三三人,为出席久留米的滨田组第二代头目的继承就职仪式,乘坐东亚航空公司的运输机,由广岛前往小仓。

  三天之后,也即是6月30日,冈野光三郎、原田昭三、美能幸三三人,从小仓一个名叫松冈武的人那里,得到一个恐怖的消息,说打越信夫已经派出杀手,准备在他们回去时,在福冈机场把他们全部干掉。传递消息者反复说明,消息来源极其可靠,叮嘱他们千万当心。

  这三个人当中,冈野光三郎和原田昭三,是这次被山村组吸纳成为山村组成员的,在冈组的时候,二人曾与打越信夫交杯结拜,成为把兄弟,同视打越为兄长,因此认为没有理由成为打越谋杀的对象。然而,消息却说得很明白。

  美能幸三一直就是山村组的人,这时插嘴说:“这还不明白吗?你们两人没有投靠他,而是加入了山村组,他恨你们,才不管什么兄弟不兄弟呢!”二人点头。

  回到广岛后,冈野和原田马上找到打越信夫,气愤地说:“你这种人真可怕,居然连兄弟都要暗杀掉,既然这样,我们将杯还你,从此以后断绝一切关系,各走各的路!”

  “你们两个听我的解释,这是毫无根据的。一定有人在背后搞鬼,我没有加害你们的意思,我是被人诬陷……”打越信夫焦急地替自己辩护。

  打越信夫的确没有派人去暗杀冈野等三人。他觉得自己蒙受了不白之冤,于是决心调查这个“黑色情报”的来源。

  冈敏夫一直就对打越信夫与神户山口组要员安原政雄结交一事感到不悦,他担心势力强大的山口组有朝一日会独霸广岛。这次冈组原班人马被山村组吸收,关键是冈敏夫在起作用,他虽然也知道山村组与神户本多会的关系,但相比之下,本多会势力弱于山口组,而且扩张野心也没有山口组那么大,于是决定让冈组归入山村组,这对打越信夫也是一种有效的抑制。

  这些原因,打越信夫心中其实也明白,他以前之所以那么自信,是因为估计冈敏夫顶不住山口组的压力,而会心甘情愿地把冈组交给自己,倒没想到冈敏夫居然如此强硬。

  冈敏夫想坐起来,但没做到,拧眉反问道:“这该问你自己,怎么问起我来了?”

  冈敏夫神色有点虚怯,随即又强硬起来,叫道:“你应该去问冈野,他是从哪里听来的?难道是从我这里吗?”

  冈敏夫冷笑一声,说:“这有什么奇怪!兄弟是可以暗杀的吗?实话告诉你,是我让他们跟你断绝兄弟关系的!你要恨我,就杀了我吧!”这样一来,打越信夫就不知道怎么办了。

  就在打越信夫追查“黑色情报”不得要领的时候,又发生了一件令他烦恼的事情。

  打越信夫在宇部有一个拜把子兄弟,名叫岩本政治,他领导的岩本组下面,有一个叫青木组的组织。1962年7月1日,青木的部下开枪打死了滨部组的一个组员,由此引起麻烦。

  双方上下一串通,矛盾便摆在打越会和山村组之间。如果下属组织之间的争斗不能妥善解决,就可能导致打越会和山村组之间发生一场恶斗。

  于是,打越信夫以调停人的身份,选定调停场所,安排在广岛市八丁崛中之棚的巴堂咖啡厅。

  看来双方都有和解的诚意,很快便达成了各方均能接受的协议。三人中午还在一起吃了顿“和解席”。

  可是,宴席散去还不到两个钟头,预定返回宇部的岩本政治,突然在途中的德山下车,满脸通红地闯进滨部组组长滨部一郎的家里。

  他气势汹汹,先给站在大门外的岗哨几记耳光,然后拔枪冲进屋内,恰好屋内一个人也没有,岩本毫无目标地胡乱开了几枪,这才大摇大摆地离去。岩本的这种举动的确令人费解。照说,他的部下杀死了滨部组的人,无论说到哪里去也难辞其咎,协议上明白写着,杀人者送**方处置,青木组组长向滨部组组长道歉。唯一的解释,可能就是岩本根本就不愿认错,调停之前他就向打越信夫提出,利用这个开头,向山村组展开全面进攻,继而争取神户山口组的支援,一举歼灭山村组及其属下各组织,从而独霸广岛。然而,这个岩本并不清楚当时的形势,打越也不愿意对他细说,强迫他接受了和解协议。

  但是,消息传到山村组通上实的耳中,他立即跳脚大骂:“这个***!刚刚签了协议,转身就发动袭击,简直不是人养的!马上找打越去!”当即带上一群人,来到打越会事务所。

  “这该死的岩本!居然不把我放在眼里!该死!真该死!”打越信夫咬牙切齿地在心里骂道。

  但他脸上却强作镇定,对通上实说:“这事的确是我们理亏。由我负责让岩本政治向你们赔礼道歉,如果同意的话,请你们先回吧!”

  望着他们嚣张的样子,打越信夫又气又恨。但就眼前这件事而言,他觉得错在自己一方,因此决定先把这件事解决好。

  谁知岩本政治不仅没逃,反而坐在大门口长吁短叹地生气。看见打越信夫等人走来,连正眼都不望他们,气呼呼地嚷道:“来干什么?你们不是害怕山村组吗?看来我跟着你们是没有出头之日了!”

  当打越信夫说明来意之后,岩本政治蹦了起来,大声喊道:“让我赔罪?算了吧!通上实算什么东西?山村也不在我眼里!哪怕只剩我岩本一个人,我也要跟山村组拼个鱼死网破!”

  在黑道中,虽说是上下级组织关系,但那种关系通常是个人与个人的关系,无论是平级的,还是从属性的,每个组织均有一定的独立性。当然,在同一个组织中,下级是必须绝对服从上级的。打越会和岩本组是上下级关系,但毕竟是两个组织。所以岩本不听打越信夫的意见,打越信夫也没有办法。特别是以敌我观点来看,岩本并没有什么大错。

  然而,黑道中有普遍通行的规矩,调停失败,调停人必须承担起无能的责任,因此一般的人是不敢充当这种角色的。

  两日之后,即7月3日上午10点钟,打越信夫用自己的短刀,将左手小指第二节以下切断,送到山村组去赔罪。极端仇视敌人,但又去向敌人赔罪——这是唯有黑道世界才具有的“神话”。形势继续朝着于打越会不利的方向发展。

  同年7月4日,打越信夫在外地追查“黑色情报”的来源,突然接到组员山口英弘从广岛打去的电话。

  “山村组要关闭我们在广岛的所有赌场,你看怎么办?”山口英弘在电话里非常恐慌。

  打越会的财源主要来自赌博业,关闭赌场无异于逼打越会上吊。这是决不能让步的。打越信夫问道:“是谁在带头?”

  因为,经过几天的查访他已经初步确定,最初制造福冈机场暗杀谣言的不是别人,正是美能幸三!美能幸三制造谣言的目的,就是为了使山村组内的冈野、原田与打越信夫彻底反目,从而割断山村组与打越会的所有联系,形成毫不含糊的敌对格局。这种目的,美能幸三已经达到了。所以接着出现要封掉打越会赌场的风声,也就不足为奇了。

  在这种孤立无援的情况下,只有仰仗神户的山口组了。打越信夫迅速赶回广岛,并向山口组求援。

  7月17日,与打越信夫有把兄弟关系的安原政雄,受山口组老大田冈一雄的委托,来到广岛。他带来了山口组总部对广岛局势所制定的方针。总体意图是,避免局势恶化,积极增强打越会的战斗力;具体步骤则是揭穿谣言,使打越信夫与冈野、原田重修兄弟之盟。

  8月3日,经安原政雄多次出面,在广岛市内的清水旅馆,冈野光三郎、原田昭三和打越信夫重又坐到了一条板凳上。冈野、原田就单方面绝交一事,正式向打越信夫道歉,并再次接受了兄弟杯。但是,冈野和原田的态度有所保留,他们相信了那个“黑色情报”纯属谣言,但却不赞同谣言为美能幸三所散布的说法,他们认为证据不足。

  当时,打越信夫只和安原政雄是把兄弟关系,这还谈不上是山口组的直属部下,只有跟山口组的总头目田冈一雄建立把兄弟关系,打越会才称得上是山口组的嫡系部队。

  从此以后,打越信夫积极活动,终于在这年的9月2日,荣幸地获得了山口组第三代头目田冈一雄赐予的直系把兄弟杯。

  次年,即1963年2月18日,原在冈组时与打越信夫有把兄弟关系,后背叛这种关系,一齐投奔山村组的众多人员,在山口组的直接策动下,渐渐与打越信夫恢复把兄弟关系,并且作好了背弃山村组,回到打越会旗下的准备。

  同年3月11日,山口组再次派出地道行雄、安原政雄两员大将,奔赴广岛,在市内的寿司福别馆,出面主持打越信夫与众多新部下的交杯仪式,并欢迎他们脱离山村组,投奔打越会。

  席间,打越信夫满面红光,不停地把酒授杯,看着一个个新部下双手捧杯一饮而尽,心里是说不出的畅快。

  经过一段艰难的日子,山口组在广岛的劣势终于被扭转了。然而,长达6年之久的“广岛代理战争”,还仅仅是一个开头。

  打越会和山村组分别在山口组和本多会的支持下,展开空前激烈的大拼杀。6年中双方死伤难以计数,被警方逮捕的人达3265人,涉及到5173宗案件。

  在神户山口组的直接干预下,原属山村组的众多人马纷纷倒戈,转向打越会的旗下,这使山口组和本多会在广岛的黑势力发生了颠倒性变化,形势开始对山村组不利。

  “采用什么手段呢?”山村组组长山村辰雄,召来本组骨干美能幸三,两人紧急谋划起来。

  在打越会中,有一个权力仅次于会长打越信夫的副头领级人物,名叫山口英弘,是打越信夫的的左膀右臂,二人关系极为亲密。

  山口英弘的太太在广岛市中心的闹市区,开了一间名叫丽斯奴的酒吧。山村辰雄经常到丽斯奴喝酒,这是因为丽斯奴有一个年轻漂亮的侍应女郎,名叫千浩月。山村辰雄对千浩月大把大把地花钱,两人后来做了情人。因此,山村辰雄到丽斯奴来的机会就更多了。

  由于组织敌对的关系,山口英弘很厌恶山村辰雄的到来,决定把千浩月撵走。但太太考虑到山村给酒吧带来了不少生意,不同意丈夫把千浩月撵走。这样,山口英弘便很容易在酒吧里和山村碰面,有时也点头打个招呼。就是因为这种接触,终于给美能幸三找到了下手的机会。

  1963年2月27日,安原政雄、山本健一等人,带着山口组总部的决定,来到广岛的打越会事务所,命令打越会:“立即把山口英弘逐出打越会!”

  山口英弘极度紧张,结结巴巴地反问:“请、请说明一下,有、有、有什么根据?”

  他“向山村组传递情报”,是美能幸三向山本健一报告的,而山本健一是个有勇无谋的人,接着又向田冈一雄报告。

  打越信夫虽然难受,但他也丝毫不抵抗山口组的最高命令。事实上,他这时是宁肯信其有,不愿信其无。因为他帮不了山口英弘,如果山口的确背叛了组织,由此被赶走,打越内心也就坦然了。

  山村组利用这一胜利,积极扩大组织,增强战斗力,很快在实力上达到了与打越会不相伯仲的程度。此后,只要有一触即发的机会,这广岛黑帮中的两大势力,便会发生全面的战争。

  这一傍晚,打越会成员龙井贡,在吴市的闹市坦川路八丁目二剧影院后面的路上被枪杀,袭击者是山村组通上实的部下,由此揭开了打越会与山村组决战的序幕。

  龙井贡开始是冈组的人,冈组解散后,被吸纳进山村组,不久以前,在威力强大的山口组的感召下,他和众多伙伴集体转投打越会,成了打越信夫的部下。

  这在山村组方面看来,无疑是彻头彻尾的叛变行为。他们决定严惩叛徒,选择的第一个目标便是龙井贡。

  山村组组长山村辰雄对通上实说:“自原冈组的人投敌以来,本组一直军心不稳,这是由于我们对叛变行为过于宽容。从局势看,我们本不宜太早动手,但实在也是迫于无奈,否则组织不仅难以巩固壮大,而且可能日益涣散,最终被对方统统吃掉!因此,这次出手一定要狠!要有威慑力!”

  通上实立即召开元中、中田、上条三名骨干分子,布置一番。三人带上手枪,匆匆出动。

  傍晚的时候,他们打听到龙井贡在自己经营的昆比小酒吧里。在一个偏僻的公用电话亭,元中冒充龙井贡的好友,向昆比酒吧打了一个电话。龙井贡被勾引出来了。他驾驶着一辆丰田小轿车,向电话中约定的地点驶去。来到那座公用电话亭旁,把车停下,但没有熄火。周围没有一个人。他开始感到不对头,于是准备把车开走。但是来不及了。

  元中、中田、上条三人从隐蔽处迅猛扑上前。他们把龙井贡从驾驶座拖下来推进后座,然后,中田、上条把龙井贡夹在中间,元中开车。轿车朝广岛东部地区疾驰。

  这辆丰田轿车是打越信夫的,龙井贡把它开回家,是打算到酒吧吃点东西,然后再去加油。龙井贡有个朋友开了个加油站,专门销售从美国进口的高级汽油,所以打越信夫经常让龙井贡把车开来开去。经常单独行车,使龙井贡成为山村组袭击的头号目标。

  这时天色渐暗,车前灯已打开,市区完全抛在身后,快要进入郊外了。城郊有一个交通岗,由于当时黑车买卖活动猖獗,凡出城的车辆一般都会受到检查。龙井贡沉住气,准备停车检查时大声呼救。

  前面不远就是岗亭了,可以望见那里停了好几辆警车,**随时准备检查过往车辆。

  轿车继续前进,但速度突然慢了下来。开车的元中像是意识到什么,猛地掉转车头,朝另一条岔道驶去。龙井贡惊骇不已,情急之中,想起这辆车上装有警报器,开关就在后座踏脚的位置,平时打越信夫都坐在后座上,警报器是为防万一而安装的。龙井贡悄悄踩动了底下的一块踏板。

  元中等三人吓得惊慌失措。开始还以为是警车追上来了,当明白是龙井贡搞的鬼,中田、上条立即推弹上膛,喝令龙井贡关掉警报,龙井贡当然不会听从。

  “很好!”中元说,“你们坐好,我来把警车甩掉!”元中关闭车灯,一下把油门踩到底。在黑暗中,轿车简直飞了起来。几分钟之后,警车似乎被甩掉了。

  轿车驶进一片无人居住的地带,继续前进了几分钟,车子突然自动减速,然后熄火停了下来。油料烧光了。

  中田和上条把龙井贡拖下车来,推倒在公路上,然后三人一齐掏出枪,朝龙井贡连续射击。

  清脆的枪声震动着黑暗的田野。每人都射光了一梭子子弹。龙井贡的身体几乎被打得稀烂。

  原来警车也关掉了前灯,一直在后面追赶,后来枪声又为他们指明了方向。10多名**展开了包围。经过一番枪战,元中、中田、上条三人向**缴械投降。

  山村组的屠杀行动,引起打越会内部的巨大恐慌。打越信夫号令全体部下百倍警惕,随时准备歼灭来犯之敌。

  组员们刀出鞘、弹上膛,日夜瞪大两眼,简直到了神经质的地步。5月16日这天,居然把一个前来拜访打越信夫的无辜客人,乱枪杀死在事务所门外。

  这起杀戮无辜市民的暴行,在社会各界激起强烈抗议,于是,广岛警署总部于5月25日,设立了“黑社会罪案调查总部”,由一个名叫二上的人担任部长,采取严厉手段,对黑社会势力的犯罪活动展开打击。

  但是,山村组与打越会的斗争已趋白热化,完全无视警方的态度,在“黑社会罪案调查总部”成立的第三天,也即是5月27日凌晨2时左右,双方又在广岛中之棚的闹市区发生枪战。

  当时,打越会的野村英雄等四名组员,正在中之棚的新春实酒吧三楼赌博。前来挑战的不是别人,居然是山口英弘。

  山口英弘率领七八个部下,分乘两辆轿车来到新春实。他已经打听到打越会有几个人在三楼赌博,此番是有心来寻仇的。

  过了一会儿,楼下住着的老板娘裹着睡衣上来了,对他们说:“一伙人在打门,像是来找你们麻烦的,怎么办?”

  野村探出脑袋,朝下面骂道:“山口!你这无耻的叛徒,深更半夜,想来送死吗?”

  “野村!你这个王八蛋,我要剥你的皮!有种的你就下来吧!”山口英弘在下面大骂。

  野村继续喊道:“山口!你放聪明点!这是打越会的地盘,现在限你在30秒钟内滚蛋,否则你死定了!”

  在此之前,打越会和山村组曾达成协议,以八丁崛的金座筋为界,将广岛的繁华市区一分为二,东为山村组的势力范围,西为打越会的势力范围。如携带武器越界,对方可以随意处置。新春实酒吧完全属于打越会的地盘,因此,山口英弘分明是蓄意前来挑战。

  在这一场枪战中,野村被卡宾枪子击中左脸,一串子弹从后脑上部穿出,当场死亡。

  楼上的火力虽弱,但占有地形上的优势,居高临下,射击十分从容。山口的部下有两名中弹负伤,后来便躲在汽车后面。楼上这时集中火力打汽车的油箱部位,结果一只汽油箱被击中,迅即燃起熊熊大火……**随后赶来了。

  在两次袭击事件中,打越会龙井贡和野村英雄惨死。打越会盛怒之下,组成袭击小组,向山村组发动反击。

  6月11日,同样是午夜两点左右,在山口英弘的据点附近,宝町山阳高校西边的路上,打越会的一个袭击小组,与山口英弘的部下展开激烈的枪战。

  结果,打越会的袭击小组寡不敌众,子弹打光之后,其中两人逃脱,剩下一个名叫藤田逸喜的组员被活捉并割掉鼻子耳朵及阳物。等打越会大队人马赶到时,藤田已经死亡。

  两名部下连续死在山口英弘手中,打越信夫怒不可遏,下令铲平山口英弘的活动据点。但这时,山口英弘预见到打越会将凶猛反扑,在此之前已将队伍统统撤离,干脆躲到山村组事务所去了。因此,据点只剩一座空楼。

  一把烈火,把山口英弘的活动据点烧得干干净净。即便如此,打越会也并没有到什么便宜。

  山村组连连得手,士气大振,坚守在事务所的外围阵地上,等待着打越会前来复仇。

本文链接:http://fudousann.net/dongtainiuxie/122.html